365bet足球俱樂部-我國為什么每隔十年掃一次黑社會?
2019-07-12 11:03:32 來源:本站
原標題:我國為什么每隔十年掃一次黑社會?

繼“打虎拍蠅”后,“掃黑除惡”標語紛紛現身各地大街小巷,黑社會組織覆滅、“保護傘”落馬新聞屢見報端。

據人民網7月11日消息,過去的一年多來,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在結束不久的第二輪10個中央督導組進駐期間,10個省市共打掉涉黑組織85個、涉惡犯罪團伙915個,共收到群眾舉報線索近20萬條,689名涉黑涉惡人員主動投案。

雷霆聲勢,收效顯著。而在點贊之余,民眾亦有些許疑問:這是否又是“運動式治理”?掃除黑惡勢力要注意哪些?為此,觀察者網采訪了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房寧。

資料圖:IC photo

【采訪/觀察者網 李泠】

觀察者網:如何判定是不是“黑”與“惡”?

房寧:一般而言,我們所說的“社會”,指被普遍認可的價值觀念、社會關系并且被法律固定和維系的人們共同體及其活動。但任何一個事物都有A、B兩面,如果說我們的社會是一個主流的、公開的、法治的社會,那么就一定會有一個化外之境,一個非主流的、隱蔽的、甚至是非法的另類“社會”。換句話也可以說,主流社會是一種公開的、為法律認可的秩序,而黑社會是另一種隱蔽、非法的秩序。中國以前有一個說法——江湖,這個江湖就是主流社會之外的另類社會。需要指出的是,黑社會和主流社會有著伴生關系。

黑社會還可以細分為兩個概念:首先是另類秩序下的隱蔽社會,但這個“江湖”未必是違法的、犯罪的,它只意味著不為主流社會所認可的另類秩序;第二種就是我們現在“掃黑除惡”所指的“黑社會”,這個概念上的“黑社會”的主要特征就是具有違法犯罪的性質,具體講,就是指各種有組織的犯罪集團,因此,黑社會有一個比較確切的定義——有組織犯罪。當前掃黑除惡嚴打對象的標準就是“有組織犯罪”的行為和行為主體。所謂“涉黑”,就是涉及有組織犯罪。

黑社會與主流社會有著伴生關系。與一般人的感知不同的是,或者說,一般人們感受不到的是,黑社會其實距離我們并不遠,甚至就在你身邊,只是一般情況下,主流社會的人們察覺和感受不到而已。其實,在任何一個城市中,許多比較邊緣化的行業,即舊時人們所說的“車船店腳牙”這類行業,黑社會是普遍存在的。所以舊時有“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之說。如今社會中的特殊行業,如舊貨市場、廢品收購、礦產業、運輸業等也都是容易滋生黑社會的行業。

舊時有“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之說

觀察者網:這部分沒有違法犯罪的“黑社會”,也要掃掉嗎?

房寧:當前的“掃黑除惡”,主要打擊的是有組織犯罪。

觀察者網:為什么這兩年“掃黑除惡”才聲勢浩大?黑社會不是一直存在的嗎?

房寧:這就涉及到剛才提到黑社會與主流社會的伴生關系了。

所謂主流社會,是按照被普遍認可的價值規范和法律規范組織和運行的社會,但這實際上是一個需要支付高昂成本的社會流程。而黑社會是法外之境,是不遵守主流社會的規范和法律的。因此,黑社會的內部組織成本較低而其活動效率非常高,用經濟學的術語說,黑社會中的經濟活動可以獲得遠遠高于主流社會經濟活動的超額利潤,因而能夠得到比合法經營更快的發展速度。當然,這又是以犧牲和破壞主流的正常秩序為代價的。

這有點像我們人體內的癌細胞,癌細胞總比正常細胞獲得更多的營養,具有更快的發展速度。特別是在市場經濟下,只要有正常秩序,就一定會有非正常秩序。按老百姓的說法,黑社會做的是沒本兒的生意。沒本兒生意自然比有本兒生意來得快。

以美國的黑社會為例,美國黑社會一般被稱為“黑手黨”(Mafia),這源于意大利的黑社會。美國黑手黨的興起與上世紀初美國的禁酒令密切相關。

當年美國通過《憲法》修正案確定了全社會禁酒的政策。結果完全出乎意料的是,主流社會禁酒的結果是私酒的泛濫,制造、販售私酒成了全社會利潤最高的行業,而這個行業因法律和主流社會的禁止而造就了一個隱蔽的“黑社會”——以卡彭集團為代表的黑手黨的興起。美國主流社會與黑手黨就禁酒纏斗了幾十年,最后不得不以失敗告終,再次修改憲法,廢除了禁酒的憲法修正案。但黑手黨作為禁酒令的副產品在美國長期生存了下來。

阿爾·卡彭(資料圖)

觀察者網:在記憶里,我國每隔若干年就會有一次“嚴打”,或者說“掃黑除惡”,這是為什么?

房寧:黑社會的發展一般是有規律的,因此掃黑除惡也是有周期性的。據統計,在我國搞一次對黑惡勢力打擊,即掃除黑社會有組織犯罪之后,大約七年新的黑社會組織就會死灰復燃。這是規律性的現象。因此,當黑社會再次生長并且達到一定程度后,就需要再次地予以打擊。在我國大約十年左右就要集中力量打擊有組織犯罪。也就是說,在我國大約十年一個掃黑周期。

需要說明的是,黑社會任何國家都有,但各國國情不同,社會制度不同,因此對黑社會的態度、打擊和控制黑社會及有組織犯罪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比如,一些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比較典型的如日本、意大利等國,是以管理、管控的方式對待黑社會的。像日本黑社會,民間一般稱其為“暴力團”,如著名的“山口組”等,而這些組織是半公開的,有許多進行了社團登記。

這些國家的策略是對黑社會及有組織犯罪活動實施控制,只要黑社會組織不擾民,不公開破壞和對抗主流社會和正常社會秩序,就在一定程度上容忍其存在,主流社會與黑社會在一定程度上相安無事。換言之,這些國家對黑社會實施常態化管理,對其進行管控,但一般不采取的周期性、運動式的打擊。

但我國情況不同,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國家與社會不容忍黑社會及有組織犯罪組織及行為。因此,我國總是周期性地實施掃黑行動,意在打擊甚至消滅有組織犯罪。

資料圖:IC photo

觀察者網:十年一次掃黑,能被視作“運動式治理”嗎?針對掃黑除惡,能否建立一個有效的長期機制?

房寧:這個很難,長效機制不容易建立。既然叫黑社會,就是說它有很強的隱蔽性,加之我們已經分析到的黑社會的“癌癥機制”。在平時,黑社會的狀態好比癌癥的潛伏期。正常人體組織里一直存在癌細胞,但平時在它沒有大量滋生發作起來的時候,是很難發現的。

換言之,你去找黑社會、找癌細胞是很難的,發現成本特別高。所以,往往要等待癌細胞發展到一定才會去治療,打擊黑社會也是類似的機制。如果你平常去打擊它們,性能價格比太低,像俗話說的是“用高射炮打蚊子”,那肯定是成本高、效果差,劃不來。

觀察者網:作為政治學專家,您覺得在掃黑除惡當中應注意什么?

房寧:這是個很專業的問題。政治學研究國家與社會治理,因此也涉及到一些這方面的問題。

首先,我認為,打擊有組織犯罪是個很專業的問題,一定要依靠專門機構和專業力量實施打擊,這樣才能做到“穩準狠”。特別要注意有組織犯罪和普通犯罪行為的區別,實施精準打擊。這樣才能減少副作用,取得好的效果。

其次,也是我們經常說的,黑社會及有組織犯罪,一般都有所謂的“保護傘”,也就是黑社會一定要賄賂公權力,尋求掌握公權力的機構和個人的庇護。比如,我們國家禁止賣淫,而實際上仍存在著風月場所,而可以肯定這些場所都會得到當地一些公權力機構與腐敗官員的縱容或庇護。這也是一個規律。所以,要打擊有組織犯罪,就必然要著力打擊公權力中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從這個意義上講,打擊有組織犯罪要和反腐倡廉、打擊腐敗結合起來。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武邑县| 南华县| 滕州市| 遂昌县| 郓城县| 樟树市| 南投县| 郸城县| 浑源县| 保定市| 陆丰市| 马关县| 中宁县| 额敏县| 社会| 怀远县| 龙海市| 惠东县| 洪雅县| 巫溪县| 万源市| 滁州市| 阿鲁科尔沁旗| 亚东县| 马尔康县| 乐至县| 敖汉旗| 佛学| 广宁县| 西青区| 永川市| 华安县| 大竹县| 温宿县| 浑源县| 夏津县| 论坛| 兴业县| 呼图壁县| 大余县| 锦屏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