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足球俱樂部-數據告訴你,哪些大學生選擇下基層?
2019-07-09 13:16:37 來源:本站
2019年6月23日,湖北省招募選派“三支一扶”高校畢業生考試筆試拉開序幕,王麗拿著復習冊站在考場門口。“三支一扶”就是安排大學生到基層去支農、支教、支醫、扶貧。“三支一扶”不是讓大學生永久留在基層,很多人通過“三支一扶”獲取一至兩年的基層工作經驗,再參加公務員考試,如果能夠通過,就可以轉為正式公務員。
 
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預計人數將達到834萬人,和2018年比較增加了14萬人,再創歷史新高。
 
大學畢業生人數年年增加,也意味著就業競爭年年加劇。除了考研、考公務員、校招、社招外,還有一條路,就是參加各級政府和共青團組織提供的“下基層”崗位:“三支一扶”、大學生村官、西部志愿服務計劃。 也有人說,這是考取公務員的一條捷徑。在江蘇,2018年大學生村官停招,據說有人對“村官”這個詞有微辭,其實就是大學生下基層服務,加個“官”字,有點變質了。不過由江蘇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推出的“三支一扶”,倒是每年都招募大學生。
 
劉墉,徐州睢寧縣人,2014年南京郵電大學廣播電視專業畢業后成為蘇北計劃志愿者,回到家鄉睢寧縣參加宣傳扶貧工作。2016年6月參加“三支一扶”考試,通過后繼續在原崗位參與文化扶貧工作。
 
2016年,選擇工作崗位時,劉墉再次選擇了扶貧。雖說是扶貧,但是更多的做的是文化扶貧、精神扶貧。比如:去農村組織一些文化交流活動。已有了2年的工作經驗,但劉墉覺得他并不能做好真正的扶貧,實打實下基層、到農村給貧困人民做實事還是少。在睢寧縣的四年,劉墉切實到農村的變化。圖書角、文化廣場、涼亭的建立豐富著人民的業務生活。而除了硬件設施以外,他們還經常組織中老年人進行廣場舞比賽、唱歌比賽等。
 
一個小小的縣城,在四年之內都有如此大的變化,更不要說別的地方了。而這些滲透到日常生活中的變化,是一個不在基層的人無法感受到的。逢年過節,在外地的同學回家省親時,只會感慨樓建的多、馬路修的好。而真正的鄉村振興是內外兼顧的,這些變化也只有扎根基層的人才能體會到。
 
四年的基層扶貧經驗,讓劉墉認識到: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一個組織的力量是無窮的。
 
而四年前的他,在大學校園里看到“到基層去,到農村去,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標語時,只是不理解地笑一笑。
 
2018年7月,為期兩年的“三支一扶”期滿,劉墉通過定向招考(公務員考試中有部分崗位專門對“三個計劃”開放),考入徐州市稅務局,成為一名公務員,工資由原來的1900多元漲到6000多元。
 
2018年,劉墉戶籍所在的徐州市,公務員崗位共327個,其中要求有基層服務經驗的有32個,占9.5%。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公務員報錄比甚至出現1:100的江蘇來說,這32個崗位對于劉墉這樣有基層工作經驗的,是個不小的福利。這意味著,他比其他考生多了考上的可能性。2018年國家公務員考試中,13%的崗位面向有基層工作經驗的考生。而在這13%中,大學生村官的可選擇性最高,占99.6%。在就業難的背景下,有關部門專門拿出部分崗位招考“有基層工作經驗”的人,是吸引大學生參加“三支一扶”、大學生村官、西部計劃的主要原因。
 
在江蘇的“三支一扶”計劃中,從2014年至今,參加扶貧和支教的人數占比最高。我們梳理了江蘇各市招募“三支一扶”的人數,2018年,蘇北五市(宿遷、徐州、連云港、鹽城、淮安)招募人數較多,最多是宿遷,招了90人,而經濟較發達的蘇南五市(南京、無錫、蘇州、常州、鎮江)2018年沒有招募“三支一扶”人員。
 
根據江蘇省人社廳公布的2015-2018年“三支一扶”錄取名單,發現女生數量遠超男生。一方面說明,在“三支一扶”人員錄取上,男女平等,沒有性別歧視,另一方面也說明,女生更喜歡穩定的工作,通過參加“三支一扶”,希望將來考公務員。2018年江蘇省“三支一扶”擬錄用400人,其中只有2人畢業于985高校,13人畢業于211高校。剩下的385人均畢業于普通高校,占96%。從這組數字可以看出,重點高校畢業生對下基層再考公務員這種“曲線”就業計劃似乎不太感興趣。在400人中,327人為大學本科,占81.5%,40人為研究生,還有33人為大專生。而在327名本科生中,淮陰師范大學、徐州師范大學科文學院、揚州大學廣陵學院位列前三。這三所院校都在蘇北,而蘇北地區“三支一扶”的崗位也較多。
 
在擬錄取的40名研究生中,揚州大學最多,幾乎是別的院??偤?。
 
在擬錄取的33名大專生中,位于泰州的江蘇農牧科技職業學院占比最高,幾乎是其他學校的總和。
 
從“三支一扶”錄取人員名單中,我們發現:未來地方父母官更多來自普通院校,女生較多。
 
我們還發現:在公布的擬錄用人員中,專業背景多為財務會計、中文文秘、公共管理等文科專業。
 
除了“三支一扶”,大學生還可以選擇“大學生村官”和“西部計劃”項目。
 
秦昊是江蘇淮安人,2012年南京郵電大學通信專業畢業,成為一名大學生村官。雖然叫“村官”,但秦昊并沒有下到基層農村,而是被分配到淮安的博里鎮從事宣傳工作。通信專業畢業的秦昊最初在基層做了三個月的數據統計工作,負責統計博里鎮的居民家庭情況,隨后轉成文字宣傳工作??梢哉f,大學學到的專業知識在工作上毫無用武之地。但是,也正是在這樣日復一日地、在辦公室整理材料的鍛煉中,秦昊學到更多為人處事的知識。這對于他考上公務員后主管一個部門,是一個很好的磨練。
 
2018年3月,超期服務3年的秦昊,終于通過定向招錄公務員考試,成為選調生,雖然繼續留在博里鎮工作,但工資待遇和工作性質都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叵肫甬厴I那年,他早已拿到了上海江南造船廠的offer,但在淮安市人力資源和保障局網站上看到招募大學生村官的信息時,還是選擇了放棄和本專業對口的工作。六年之后的現在,他已經成為了一名主任科員。
 
秦昊表示,大學生村官名義上是去村里,但由于基層干部年齡老化,制約基層發展,所以他們也會被派去鎮上工作。
 
大學生村官由黨委組織部直接管理,區別于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管理的“三支一扶”、以及共青團管理的西部計劃。
 
王磊,黑龍江人,2007年從黑龍江東方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后,加入西部計劃,在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龍壩九年制學校任教。黑龍江在祖國的邊陲,也是非經濟發達地區,但是王磊來到甘肅還是被這里的情況震撼了。“經濟懸殊太大了!”王磊一邊感慨,一邊投入到備課、授課的狀態中。他教孩子們畫畫、唱歌、語文,給孩子們講述外面的世界。2008年汶川地震,即將結束志愿工作的他,向組織申請延期,投入到災后重建工作。王磊說,很多時候明明是他在教書上課,但是這些孩子才是他的老師。他們在困境中面對生活的態度、面對知識的渴望,讓他更好的感悟生活、體會人生。而這種經歷,是在別的崗位都不會獲得的寶貴財富。
 
按照地方規定,他的生活費每月只有600元。而同期的大學生村官、“三支一扶”的同學,收入都比他高。
 
2011年,王磊通過公務員考試,成為甘肅省新寨鄉一名政府科員。2013年,由于表現優異,且有多年基層經驗,王磊成為甘肅省某市地震局監測預報科科長。
 
如今,王磊曾經教過的學生已經為人父母。每年教師節,王磊都能收到一大堆“祝老師節日快樂”的微信,而由于黑龍江省西部計劃的對口服務城市是甘肅,現在王磊全家都搬到了甘肅省生活。
 
王磊表示:沒有當年的支教,就沒有我的今天。
 
“三支一扶”、西部計劃、大學生村官,除了中央補貼外,還按照當地政府事業單位情況而定,每個地方的收入都會有區別。
 
我們梳理了江蘇省公布的工資情況后發現,大學生村官的收入,在三個計劃中最高,西部計劃志愿者的收入最低,最高和最低之間有著12倍的差距。
 
同樣是下基層服務,做的可能都是一樣的工作,但不同計劃,工資待遇差別還是挺大的。
 
2019年6月,新一年度的“三個計劃”正在各大高校招募中,劉墉、秦昊、王磊紛紛在朋友圈轉發這則消息,他們無法具體地衡量,畢業那年選擇“三個計劃”對于他們現在的人生的發展是否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他們只能說:對于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這不失為另一個選擇。
 
王麗、劉墉、秦昊、王磊為化名。
 
另附三支一扶、大學生村官、西部計劃報考流程。作者:張瑾、張一哲、王淑妍 (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2018級研究生)
浮山县| 宣恩县| 轮台县| 都兰县| 武川县| 平南县| 甘德县| 乌兰察布市| 威海市| 麻栗坡县| 疏附县| 嘉祥县| 友谊县| 拉萨市| 佛山市| 泸溪县| 白玉县| 都匀市| 桂东县| 湖南省| 句容市| 瑞金市| 北安市| 历史| 蓬安县| 盐边县| 三明市| 保亭| 阜城县| 宣化县| 湖南省| 册亨县| 定南县| 巴中市| 板桥市| 沈丘县| 靖远县| 尼勒克县| 施甸县| 始兴县| 英山县|